認字唔認人! #1 「舐」「舔」「吔」

認字唔認人! #1 「舐」「舔」「吔」

※「認字唔(不)認人」是香港兒童節目中的經典角色——「認字特警」的口號。

先「戴個頭盔」,我所說的只是我的求學時期所得的「學識」;發文前也只做了很簡單的資料搜集,因此內容並不一定完全正確。

抱歉,其實我並不想做「認字特警」。
不過知道有讀者討論我們的翻譯用語,就心癢癢想說幾句。

首先,我們翻譯時會盡量符合正規的漢語語法,盡量符合原文意思。
不使用任何「潮流用語」,亦盡可能不使用個別地區才有的字詞。
所以你可以放心,絕不會在我們的作品中看到「扯旗」、「操」、「幹」、「靠」、「修車」等等字眼。

先說「舐」和「舔」。
「舐」收錄在《說文解字》,無論以舌取吃、取物、碰物,古時應該是一律用「舐」的。
「舔」並沒有收錄在《說文解字》,似乎是東漢之後才出現的字。
雖然兩字現在無論在中港台似乎也已經完全通用了,但我認為是有少許分別的。
「舐」更常用在以物為對象:舐犢情深、吮癰舐痔。
「舔」更常用在以食為對象:刀頭舔蜜、舔唇咂嘴。
「舔」的出現是否用來細分舌頭的動作呢?不知道。但以英文來舉例,「舐」似乎更接近lick,「舔」似乎更接近taste。

口交的時候是以物(性器)為對象,就如「舐痔」中的痔瘡(噁心的話對不起了),所以我們是選擇了在字義上更合適的字。
雖然不一定符合你們的口味,但絕對是正規的漢語。
你要說性器的分泌物是食物我也不會說錯啦,有人連大便也吃呢… (噁心的話對不起了)
但口交並不是以食為目的吧?你真的想吃嗎?我勸你最好不要。

現代漢語變得更常用「舔」,總之形容以舌碰物的情況就一概用「舔」,所以台灣人可能會覺得「舐」是香港用語吧?
不過,其實現在香港人幾乎只會在口語上會用「舐」,書寫時卻大多用「舔」。

相反,日本漢字卻保留了「舐」而不是「舔」呢,值得深思。

至於「吔」,它並不是香港字,大家根深柢固地覺得是香港字,可能是因為張學友吧?

其實「吔」用在這情況並不正確,這是借用了同音/偕音字。「吔」並沒有吃的意思,正確的應該是「喫」(吃或喝的意思)。
這種借用情況在香港很常見,去過香港旅行應該都見識過,特別是在大排檔/茶餐廳的餐牌上。
會有這種情況大概是因為一:貪方便,二:是真的不懂。以前的人學歷沒那麼高,就算有上學也不一定有教。

加上,香港並沒有「我手寫我口」這一回事,香港人從小就被教育「書面語」。
口講「食飯、喫飯」,寫的時候卻用「吃」(動詞),「吃飯、吃東西」;「食」則多被用在形容詞時,「食物、食肆」;「喫」更似乎是直接不用了。
這樣試問有多少人還會懂得「喫」這個字呢?反而又是日本有保留這個漢字啊,值得我們反思。

離題了,要解釋的是「吔」才對。
我查過台灣的教育部網頁也有解釋「吔」。

而這也正跟我們的用法相同,表示驚訝或感嘆之類的情況。
當對應的日文原文是「やぁ」或「ひゃ」等驚叫或嘆氣聲,我們就會翻譯成「吔」。
所以我反而奇怪為甚麼台灣人會認為「吔」是香港用語呢?明明台灣教育部也有教。

不過,你真的覺得會有人在正式出版的書刊,而且是翻譯的(別人的)作品中用上「扯旗」一詞嗎?
看到大家討論「扯旗」,我真的樂透了,笑死。
「扯旗」就真的是地道的香港用語了,我說過不會這樣翻譯的。
大家應該是看得太多盜版翻譯的漫畫了吧,經常看到「修車」之類的字。

誒……?這是正式的香港出版物嗎?
不…… 我被上面的一格影響了。看真一點,他說的是「拔」吧?拔甚麼?
總之,身為(前)香港人的我表示看不明白,請不要以為這是香港的中文。

最後,題外話。你有沒有有看過「新紮師妹」這部電影呢?
周驄先生說:「活到老學到老,原來 “SIR”字真係有得寫(原來真的有 “SIR”這個字)。」

“SIR”字真的有,但當然不是上圖這個,而是「瀡」,瀡滑梯。但在書面語教育下就變成「溜滑梯」了,我敢說絕大部香港人都不懂,好好一個「瀡」字可能快要被埋沒消失了。

相關文章